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国际智慧学会创新智慧研究会的博客

智慧学,未来网络信息中心,ipv9,HKFNIC

 
 
 

日志

 
 

从金融安全看信息安全  

2009-06-25 17:26:41|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用胡锦涛总书记金融开放20字方针

指导中国第三代未来网络建设工作

 

张庆松博士

二〇〇九年五月二十五日

 

       2008年下半年,西方世界爆发了金融危机。金融安全问题引起了国人的高度重视,成为一个热点话题。2008年底,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学习会议,讨论金融危机问题。在这次会议上,胡锦涛总书记发表了重要讲话,针对金融开放提出了“以我为主、循序渐进、安全可控、竞争合作、互利共赢”的20字方针。

       笔者认为,这20字方针不但适用于金融领域,对于信息网络科技发展战略也具有指导意义,而且可以用来化解目前围绕网络技术发展方向的两条技术路线之争。

 

一,信息网络技术两条路线之争

 

近几年来,我国的信息网络科技发展过程中,存在着两条技术路线之争。一种技术路线主张依靠自主创新,采用跨越式发展战略,自主开发新型未来网络协议,以争取获得未来发展的主动权;另一派主张走国际路线,继续引进国外技术(如IPV6等),主张要与国际标准保持一致,要跟着“IETF”走,甘心于接受外国的控制和领导,要求中国的创新技术“先成为国际标准,然后才能在中国应用”。

       过去,由于互联网在中国发展的势头很猛,也就给了“引进派”以相当强大的实力,包括经济实力、学术权威地位、社会影响和政治权力。相对之下,那些完全依靠自主力量开发的新型网络技术如IPV9则受到种种责疑、鄙视和非难,因而发展缓慢,处境艰难。在这种情况下,引进的而且具有先天性严重缺陷的IPV6获得青睐和重视,得到政府重金支持,而自主创新的更为优秀的IPV9技术却被晾在一边。据说,曾经有某网络权威人士对IPV9发明人宣称:“不要以为你们是自主创新,我们就会支持。我们是跟着国际标准走的。”

       这种情况不能再延续下去。这是因为,国际网络科技研究领域内已经发生了一个重大变化。西方发达国家和国际标准组织已经纷纷放弃了以IPV6为代表的渐进改良路线。两条路线之争已经以“激进派”全面胜利而告终。打造一个全新框架的第三代未来网络已经成为国际主流路线和竞争热点。发达国家纷纷向这个领域投入重金,以图占据这一对未来发展具有深远影响领域的制高点。这也导致了过去美国一家垄断互联网开发权和控制权的局面被打破。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多元化竞争格局,群雄并起,角逐第三代互联网。

       在这种新形势下,中国国内的技术路线之争也应该尽快结束,以便于统一认识,抓住机遇,为中国信息产业打一个翻身仗。化解这一争执的方法是在信息科技战略中贯彻落实胡锦涛同志对金融开放的20字方针。

       胡锦涛同志“以我为主、循序渐进、安全可控、竞争合作、互利共赢”20字方针不但对金融工作有指导作用,对信息科技工作也具有同样的指导价值。这是因为,我国的信息网络也面临着严峻的安全挑战,隐藏着极大的安全隐患。而信息安全又是整个国家安全的基础。信息网络的安全对于金融安全也具有极为重要的影响。我国的信息化建设也面临着是引进还是自主开发,是依赖外国还是自力更生,是被别人控制还是自主管理等难题。由于长期受到西方自由主义思潮的影响甚至是某些垄断集团的故意误导,我国一些信息科技工作者思想上是糊涂的。20字方针有助于端正认识,统一意见,使大家的意见和行动协调起来。

       如何在信息网络科技工作中贯彻20字方针呢?下面提一些初步看法。

 

二,以我为主发展中国第三代未来网络

 

       20字方针的第一条是“以我为主”,这是20字方针的最基本的原则,也是压倒一切的原则。

       “以我为主”实际上是“自主创新”战略思想指导下的一个具体工作方针。自主创新就是要在科技创新活动中,依靠自己的力量,争取对创新的主导权,主动权和自主权。“以我为主”就是要目标自己定,主意要自己拿,事情自己做,责任自己担。

       但在过去几年的实践中,有些主张继续引进外国技术的人士,指责那些自主开发的技术是“闭门造车”、“闭关锁国”,“继续搞窄轨铁路”。这就形成了一种是要“开放”,还是要“自主”的两个阵营。

       这种两极分化的现象是不利于形成统一认识和协调行动的。而“以我为主”的提法为“自主创新”增加了新的内涵,也化解了两个阵营的分歧。

所谓“以我为主”的另一个不言而喻的相关语是“以引进为辅”。这就意味着,“自主创新”和对外开放、引进技术并不是绝对互相排斥的,不是只能选其一,而是两个都可以作为政策,只是在重视程度上有所不同而已。

       “以我为主”意味着必须主要依靠自己的力量,要争取掌握主动权,主导权和自主权。只是在自己暂时无法开发,而又面临着社会迫切需求情况下,才可以考虑引进技术。而在关系到国家安全、外国封锁、技术垄断、不公平对待、自主技术优越等情况下更必须坚持以我为主的方针。

       在第三代未来网络研发中,坚持“以我为主”的方针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这是因为,国际上对于第三代网络目前没有国际标准,也没有权威机构。第三代网络就像是一张白纸,有实力者都可以在上面画画,都可以进行开发。美国可以,欧洲可以,中国当然也可以。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完全可以依靠自主力量,依据中国的技术和社会需求,开发出符合中国国情和国家需要的全新架构新网络。十进制网络和IPV9正是“以我为主”精神的体现。

       相较之下,IPV6利益集团的主张是违反“以我为主”原则的。IPV6鼓吹者要中国放弃对新型网络开发的主动权,而主张“跟着国际标准走”;他们要中国放弃对新型网络开发的网络开发的主导权,宣称只有“IETF才能开发互联网标准”;他们要中国放弃对新型网络开发的自决权,要求中国创新技术“先向IETF提交,成为国际标准,然后才能在中国应用”;他们鼓吹互联网标准的所谓“开放性”,反对政府在开发新型网络中发挥作用。这些是典型的技术投降主义,是损害我国利益的错误主张。

       IPV6利益集团的主张不但违背“以我为主”方针,也不符合国际现状。他们要跟着国际标准走,但事实上目前国际标准还不存在;他们要接受IETF的领导,但事实上目前IETF在第三代未来网络中已经被边缘化;他们坚持要中国向以个人为成员的IETF提交标准,但目前只有ISO/IECITU-T才有未来网络项目,而且中国在ISO/IEC未来网络中担负着核心机制的预研工作;他们说政府不能介入互联网络的研究,但实际上西方发达国家目前都是政府在主导和推动对第三代网络的开发。

       IPV6利益集团的错误主张将会使得中国丧失开发具有中国特色的第三代网络的宝贵机遇,丧失对未来网络的主导权和自主管理控制权。

      

三,循序渐进地建设中国新一代未来网络

 

       20字方针中的第二条是“循序渐进。”对这一点可能会产生一些歧义,有必要将其真实涵义及在各种情况下的应用都分析清楚。

       循序渐进有两层涵义,一个是循序,另一个是渐进。循序是指做事情要按照一定的先后秩序,不能颠倒。懂得下棋的人都知道,行棋秩序是很重要的。同样的几步棋,秩序走颠倒了,效果就不一样。

       在信息科技和网络建设上,循序的原则可以理解为先学习,再交流,再创新;或者是先引进,再消化吸收,再进行自主创新。过去我国就是按照这样的秩序发展的,目前已经到了超越引进和模仿,可以在具备条件的领域内进入独立创新的阶段了。

       从个别技术发展角度看,循序也是重要的方针。从第三代网络研发的角度看,程序和步骤是从:1问题分析、2未来需求预测、3技术现状评估、4发现差距、5提出新目标、6探索新概念和方法、7提出理论模式、8进行仿真分析、9产品试制、10检测检验、11工程验证,12标准制订、13产业链开发、14小规模示范、15大规模部署等这样的阶段。目前西方发达国家还处在第1至第5阶段,而中国的十进制网络已经循序发展到了第10-14阶段。

       至于“渐进”的方针很可能会被用来为IPV6辩护,因为IPV6就是渐进改良路线的代表。不过,这一个问题在发达国家中已经得到解决。国际主流观点现在已经认为,IPV6的渐进改良路线是一个失败的经验,因为IPV4的框架过于老旧,已经没有改进的空间。惟有全新框架的未来网络才能符合未来需求。而且渐进路线也可能遇到颠覆性技术的冲击,十进制网络和IPV9就是这样的具有强大冲击力量的颠覆性技术。这种技术所代表的趋势现在正在成为世界主流。

       从另一方面看,中国开发十进制网络也是循着渐进路线发展的。中国首先花了10年时间引进和研究IPV4,随后又研究了IPV6,在充分了解IPV4IPV6的缺陷后,将重点转向全新框架的IPV9。这就是循序渐进的表现。当然,当中国自主创新能力已经具备,已经开发出了世界领先的优秀技术时,应该发生一个重大转折,由跟踪引进转为支持独立自主开发新技术。

 

四,建设安全可控的中国第三代网络

 

       20字方针中的第三条是“安全可控”。这可以被用来作为对中国全新框架的第三代未来网络首要技术要求。

       胡锦涛同志曾经指出,“要始终把国家主权和安全放在第一位,坚决维护国家政治安全、经济安全、文化安全和国防安全。”[1]在信息安全问题上,他还指出,“要高度重视我国计算机信息系统的安全问题,进一步提高自我保护和防范意识;要大力加强计算机安全技术的自我研究和开发,并注意吸收和借鉴国外的先进技术。”[2]我国安全专家何德全同志指出,“没有信息安全,就没有完全意义上的国家安全,也没有真正的政治安全、军事安全和经济安全。…因此,要把我国的信息安全问题放在全球战略考虑。”[3]

旧互联网存在着严重的安全缺陷,对国家安全造成严重的威胁和挑战。IPV6也继承了绝大多数IPV4的安全隐患,因此国际上都把提高网络安全性能作为开发第三代未来网络的一个主要理由和目标。

为了实现更好的安全性,我们建议,国家应该对第三代未来网络的安全性能提出明确的目标,将一些至关重要的安全性能作为必需的技术要求,而且应该采取全系统的架构上的安全设计,而不是仅仅在一些局部进行修补。在开放的互联的计算机网络系统环境下,密码保密已经由其自身的安全性扩展到系统的安全性。在密码算法、密钥管理、鉴别授权、协议流程、管理控制、通联使用、工程实现等各个环节都不能出现薄弱环节。[4]同时,还应该对IPV6的安全隐患进行彻底的研究,对可能导致严重安全威胁的应用要及时报警和终止。

       “可控”是实现安全的一个重要保障。可控意味着国家对于未来网络的安全机制具有绝对的掌控能力,能够及时地进行管理、控制和危害消除。为了实现可控性,要求第三代未来网络能够建立数字世界中的中国国家主权和法律管辖权,能够使得中国掌握核心资源和设施的绝对控制权,能够使中国具备信息网络安全的管理能力,控制能力和预防能力。

       由于IPV6的核心资源都是由外国开发,其管理控制权也被少数发达国家所掌握,因此是不符合“安全可控”要求的。那些极力鼓吹IPV6的网络权威专家事实上在长期地削弱中国对信息网络的安全控制能力。

 

五,第三代网络的竞争与合作

 

       20字方针中的第四条是“竞争合作”,这表面看来是两个矛盾的主张,但事实上是可以共用并存的。竞争合作实际上是要我们在国际交往中,既要竞争,又合作,要敢于竞争,又要善于合作。这在第三代未来网络工作中具有非常现实的指导意义。

       敢于竞争就是要我们在面临国际上出现的多元化竞争第三代网络技术开发和标准制订权的情况下,要敢于坚持国家利益,敢于提出中国的主张,敢于开发中国的技术,敢于参与国际竞争,敢于争取第三代网络的主动权、主导权和自主权。不竞争就不可能得到自己的利益,不可能摆脱外国对我国网络的控制、就不可能超越发达国家。

十进制网络(IPV9)现在就体现出一种敢于竞争的气概,旗帜鲜明地在国际会议上宣布中国第三代网络的进展和成就。而IPV6利益集团却不敢竞争,甘心向外国民间标准团体俯首称臣。他们不敢打破旧框架,不敢挑战旧体系,而是一心维护旧体系的“完整性”,维护旧互联网垄断集团的利益。

       从另一个角度看,竞争并不排斥合作。竞争的同时也可以合作,而且只有参与竞争才能够有合作的机会。历史经验表明,你的竞争实力越强,对方就越有可能同你合作。所以自主创新并不是闭门造车。在自主创新的过程中,也有进行国际合作的空间。

       在第三代未来网络领域,十进制网络(IPV9)也是善于进行国际合作的。2007年,欧盟一个高级代表团就曾经在北京与十进制网络标准工作组进行了交流。在过去的两年中,十进制网络还参加了所有ISO/IEC未来网络国际会议,至今已经提供了五篇技术文档。SC6主席还对中国寄予厚望,希望每次会议都能提交两至三篇文献。特别重要的是,ISO/IEC还委托中国专家起草关于未来网络核心要素地址和域名机制的预研报告。

       未来需要关注和研究的一个问题是,如何在国际合作过程中,维护中国发明的知识产权和国家利益。向国际标准机构提交技术报告,将会失去中国技术文献的版权,有时甚至是专利。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有待继续研究。

 

六,使互利共赢成为网络新规则

 

       20字方针中的第五条是“互利共赢”,这也是一个切中时敝的精辟见解,为建设中国第三代未来网络的必要性又提供了一个依据。

       互利共赢是要求,合作双方在公平平等的条件下,照顾各方的利益,都能实现各自合理的目标,形成皆大欢喜的圆满局面。实现这一目标的前提是平等。

       在旧网络体系下(包括IPV4IPV6),由于历史原因,网络世界是不平等的。这种不平等在技术术语上有一个非常形象的体现。在IETF标准中,所有的下级服务器包括中国的顶级域名.cn服务器都被称为“奴隶”,而13个根域名服务器则被称为“主人”。[5]

由于互联网控制权在别人手里,规则由别人制订,中国在互联网上的权益既受到牵制和不公正待遇,还无法改变和获得保障。比如,中国的互联网资源都是向国外租借而来的,还要付出昂贵的费用;所获取的资源同中国的人口数量不成比例,但即使增加了,也会带来更高昂的费用。在互联网的管理上更是没有任何权利。

“因为历史原因,全球互联网的根服务器几乎都放在美国,这使得美国成为国际互联网业务无法绕开的转接点,而中国运营商到北美方向的业务又大都是转 接互联模式。为此,中方企业不但要承担从本土到美国100%的电路费用,还要向美方支付数额不菲的网络接入费。而同样承载着美方转接业务的中国运营商却没 有得到对方的相应补偿。从上世纪90年代中国开始接入国际互联网至今,这种不公平的结算模式已经存在了十几年的时间。在这漫长的时间里,中国互联网运营商承受了沉重的成本压力,国内信息产业的发展也因此受到羁绊。” [6]

       因此,在IPV4-IPV6这两代网络条件下,是不可能形成互利共赢局面的。几年前,国际上曾经为国际机构管理互联网问题闹得不可开交,结果是无法改变现状。

       为了实现“互利共赢”的目标,唯一的可能是中国独立开发自己的第三代互联网,然后依据自己的实力去进行国际谈判,从而获得自己的利益。

       十进制网络可以帮助实现未来网络领域内的互利共赢,这是因为通过IPV9,中国可以拥有并自主分配自己的网络资源,可以自主地建设第三代网络,可以确保在国际第三代网络领域内至少获得三分天下,甚至有可能成为国际第三代网络的核心平台。

 

七,结论:

      

胡锦涛总书记针对金融开放提出的“以我为主、循序渐进、安全可控、竞争合作、互利共赢”20字方针对我国信息科技和网络建设也具有重要指导意义。如果以这些方针来评估第三代未来网络可选技术,IPV6是不符合国家需求的。目前看来,只有以IPV9为基础的十进制网络能够符合这些要求,因此应该是我国第三代未来网络的中坚力量,应该得到国家的大力支持。

 

 



[1] 胡锦涛在纪念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3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081218

[2] 胡锦涛参观国际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展 人民日报 20001102

[3] 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863计划专项研究专家组组长何德全。

[4] 周仲义院士,“有关密码学几个术语的一点认识,”《密码保密科学与知识安全研究通报》,北京知识安全工程中心,2008214

[5] Slave serverMaster server

[6] 李默风:互联网结算美国占尽便宜 中国忍无可忍开始夺权, IT时代周刊 2007.03.10

 

  评论这张
 
阅读(6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