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国际智慧学会创新智慧研究会的博客

智慧学,未来网络信息中心,ipv9,HKFNIC

 
 
 

日志

 
 

IPV9解秘(3) 互联网之父如何用愚人节笑话愚弄中国  

2013-09-09 00:08:47|  分类: 转载加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际智慧学会创新智慧研究会未来网络信息中心 文件总编号:IWS-G13019 201396

 

              国际智慧学会创新智慧研究会未来网络信息中心(HKFNIC简讯   

 

IPV9解秘(3

互联网之父如何用愚人节笑话愚弄中国

    201393日发布的IPV9解秘(2)中,通过2001年的一段电子讨论记录,说明了IETF采取了误导的方式,愚弄中国公众,使得人们以为IPV9只是一个愚人节笑话。这种战略欺骗行动直到2010年还在进行。非常可悲的是,中国媒体如IT时报和一些机构如“中国教育与科研计算机网”也在自觉地配合这个恶毒的阴谋,帮助IETF扩散这种旨在消灭中国IPV9技术的偏见。

  下面是一个网页截图,截图日期是201396日,网页地址是http://www.edu.cn/v9_9670/20100718/t20100718_497548.shtml。这是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的网站。网站中可以看到,该网设有一个“十进制网络与IPV9闹剧”的网页,至今仍然可以打开。尽管IPV9的技术渊源和真实性已经得到充分证明,但“中国教育与科研计算机网”污蔑与攻击IPV9的网页却仍然存在。

 

     
IPV9解秘(3)更多证据揭示IETF如何对中国实施战略欺骗

 

该截图还表明,上海IT时报记者林斐所编的一篇题为“Julian OnionsIPv9其实是个玩笑”的错误百出的报道,被“中国教育与科研计算机网”当成令箭,供在了网页显要位置上。然而,正是这篇报道,再次证明了IETF直到2010年还在对中国实行战略欺骗,企图用舆论封杀IPV9,而国内的某些人成了这场阴谋的操盘手。

比如,林斐文章中有这样一段话:  

 

在给《IT时报》记者的采访回复中,Julian Onions明确告诉记者,RFC1606文件其实就是一个玩笑。1994年他写下这篇文章的动机是因为在当时有关IPv6的讨论中,某些提案比较短视,在规划中存在地址浪费的问题,所以他才写下这篇戏谑之作。后来这篇文件被转给了Internet地址资源分配机构IANA主席Jonathan B.Postel,后又被贴到IETFRFC文件库中

 

不明底细的读者看了这段话,很容易误以为RFC1606作者证实了IPV9只是一个玩笑。其实,如果采用更为精细的思维,而且综合客观历史事实,我们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来看待这段话。

第一,Julian Onions是说,他的那篇RFC1606是按照愚人节笑话来写的。

第二,但是,RFC1606是愚人节笑话,不等于IPV9是笑话。

第三,Julian Onions还说“某些提案比较短视,在规划中存在地址浪费的问题,所以他才写下这篇戏谑之作。”是什么提案?为什么不敢提这个提案的名字?他故意隐瞒了什么?

第四,其实,这个提案就是名称为TUBAIPV9TUBA中的“BA”就是“大地址”的意思,所以被Julian Onions视为“地址浪费”。他不敢提这个提案的名字,是因为那样会证实IPV9曾经确实存在。他的话就会出现自相矛盾。

第五,可悲的是,IT时报的这位记者轻易地就被别人忽悠了,愚弄了。这位记者如果具有很好的素养,为什么不自己到IETF的文献档案中去查原始资料呢?

第六,Julian Onions企图给人一个印象,RFC1606只是他个人的作品,背后没有任何阴谋。但是,199441日同时发表的还有一篇RFC1607,而且这两篇文章都谈的是IPV9,而且各自的角度毫不重复。事先没有协调,没有分工,没有统一口径等,这种巧合可能发生吗?

 

林斐文章中还提到了RFC1607,并且引用了原文作者的回应。可惜,林记者又被忽悠和愚弄了。

编号RFC1607,名为《21世纪的见解》的文章作者是鼎鼎大名,被称为“互联网之父”的文登瑟夫。他给记者的邮件回复很简单,“RFC1606很久之前就被公认为是愚人节的玩笑,IPv9完全出自作者的想象,作为互联网架构,IETF从来没有认可IPv9IPv9违反了域名系统的规则”。

 

文登瑟夫的这段话完全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是最为明显的战略欺骗。很明显的一个破绽是,他是RFC1607的作者,但在给林斐的回信中闭口不谈他的文章,却断言RFC1606是愚人节笑话。这个被称为“互联网之父”的家伙,当年亲身参与了IETF下一代互联网的竞选过程,清楚地了解IPv9 的历史背景,也完全知道IPV9曾经获得IP协议版本号。现在他竟然满口胡言,一口咬定IPV9只是一个“想象”,而忽略了当年许多科学家曾经为IPV9耗费了很多心血,并产生过许多科学文献。这完全违反了一个科学家的基本道德规范。

            我们在IETF网站上找到了文登瑟夫同样在2010年发出的一个电子邮件,其中清楚地表明他承认IPV9不是一个“想象”,而是1994IETF曾经评估过而且授予协议号的四个方案之一:


At 21:15 -0400 2010/09/21, Vint Cerf wrote:

        there were at least 4 candidates for IPng as I recall so this could account for assigning IPv6, IPv7, IPv8 and IPv9 but on final agreement, this left only the "next" unused protocol id, IPv6 to be assigned officially.

全文翻译:

 

2010年9月21日,文登瑟夫写到:

            据我回忆,当时下一代互联网一共有四个竞选方案,分别授予了IPv6, IPv7, IPv8 and IPv9这四个版本号。但是最后的决定是,IPV6只获得了最后的官方地位。

在这个问题的讨论中,我们关心的不在于哪一个获得官方版本号,而在于IPv9到底是“作者想象”还是“真实的技术和版本”。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看到文登瑟夫两种自相矛盾的说法。在给中国人回答时,他把IPV9说成是“想象”,但在与IETF同行交流时,他又摆出老资格,拿出了IPv9真实情况的“回忆”。同一年内,文登瑟夫对IPV9竟然有如此截然不同的说法,其真实意图确实令人费揣详。

所以,上海IT时报记者林斐所编的题为“Julian OnionsIPv9其实是个玩笑”的文章实际上是一篇帮助外国人忽悠中国人的骗局。林记者要么是被愚弄了,要么就是故意配合。这样的文章,至今还被“中国教育与科研计算机网”放在网站上,真是离奇古怪。

 

国际智慧学会创新智慧研究会未来网络信息中心
201396

 (签章)

联系:icwisdom5000@yahoo.com

 

 

  评论这张
 
阅读(6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