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国际智慧学会创新智慧研究会的博客

智慧学,未来网络信息中心,ipv9,HKFNIC

 
 
 

日志

 
 

【智慧学与辩证法】樊弓与放屁(2)推理与判断  

2015-08-18 21:51:24|  分类: 合作发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际中华智慧学会       文件总编号ZHZH-G15005              2015816

国际中华智慧学会征文来稿

樊弓与放屁(2)推理与判断

 

2015814日,国际中华智慧学会发布ZHZH-G15004号文件,在全球征文,用智慧型思维批驳樊弓的“辩证法与放屁”一文。为抛砖引玉,国际中华智慧学会会长张庆松博士特亲自撰写了第一批来稿,以“樊弓与放屁”为题。现发表第二篇“推理与判断”。此文同样以虚拟场景的方式,描述了张庆松博士与樊弓的辩证法老师之间的第二次对话。这是智慧学家与哲学家之间的第二场对话,虽然只是虚拟的,但同样思想深刻,机锋暗藏,非常精彩。

 

国际中华智慧学会时事观察评论部(香港)
201
5816

(签章)

联系:peakwisdom@sina.com


 

樊弓与放屁(2)推理与说理

文:张庆松

第二天晚上,樊弓“辩证法与放屁”一文中那位讲授辩证法的教授再度来访。坐定后,他开门见山地说道:“今天我在网上查看了一天的资料,看到很多贵学会的智慧学文章,水平很高。还看到您写的一篇解释“哲学和智慧学的关系”的文章,很有见地。尽管我对智慧学还有一些问题,但先放一放。我们还是直奔主题,今天就请您分析,我的那些辩证法的观点错在何处?”

我说:“老先生是个爽快人。既然如此,那我就坦诚相待,把有问题的地方一条一条地进行分析。今天分析第一个问题。如果有冒犯之处,还请原谅。”

教授说:“咱们是讨论真理,但说无妨。”

“在您的那第一堂课里,你为了演示辩证法,让樊弓分析他放的屁好还是不好。他说好,你把他否定了。他说不好,你也否定了。他说既好也不好。你也将他否定了。搞得他一头雾水,成了一个傻子。你还标榜说,这就是辩证法。”

教授:“是啊。辩证法就是这样的呀。”

我说:“但是,你这个教法是错误的。他说“放屁好”,你让他给出理由了吗?你说放屁不好,你把他的理由否定了吗?你给出不好的具体理由了吗?不问具体理由,不分青红皂白,就把人家观点否定,这才是主观主义,形而上学,这可不是辩证法的思维方法。”

教授:“我做的是逻辑推理的示范。是一种推论,不需要考虑具体的理由。一考虑理由就成了佛学上的‘住相’了。”

我说:“可你当时不是一个人在那里做推理。推理是一个从已知到未知的逻辑演绎过程。可你当时事实上是在和樊弓进行论辩。你应该知道,辩论需要论点、论据和论证这三要素。你让他提出观点,又不断地否定他的观点。但是你们都没有举出理由。你们光提出论点,却没有一个提供论据和论证的过程。你见过一个辩论会,其规则是只允许提出论点,不需要进行论证的吗?”

教授:“按照我们科学实证主义的方法,是要把具体理由剥离开来,孤立地,分割地、局部地研究问题,不可以把乱七八糟的各种因素牵连进来,那没有办法做研究。”

我说:“可你们不是在搞科研。你们是在进行哲学问题的教学示范。而且你们当时是在进行判断,是要判定放屁好还是不好的问题。而好坏是一个涉及到价值观的问题。你怎么可以脱离价值观这一要素来盲目地断定好与坏呢?你给出好与坏的判定标准了吗?”

教授:“我是给了理由了。请看这一段:樊弓说放屁不好。教授说,‘错了,任何事物都有矛盾组成,有它不好的一面,肯定有它好的一面。’这不是理由吗?”

我说,“你这段话里面有两个错误。第一,你否定了“不好”,但只给出了哲理性假设,却没有给出价值判断层面的理由。第二,你的话是自相矛盾。樊弓说不好,你也承认放屁有不好的一面,那你怎么可以断定他错了呢。他没有错,因为他指出了“不好”这一面。所以你不应该说他错。”

教授:“可他没有按照辩证法的要求指出好的那一面啊。”

我说,“那你也不能说他错。而是应该肯定他说对了。然后再提醒他,不要就此而止,也需要考虑放屁好的那一面。这样就不会让他糊涂了。所以,辩证法本身没有问题,而是你教的方法不当,导致出现了樊弓这样的糊涂学生。是你把学生教傻了。”

      教授:“这对我不公平吧?我的动机是好的,是要传授辩证法原理的。”

      我说:“动机虽好,方法不当。南辕北辙,误人子弟。”

      教授:“我是来讨公道的。但给你这么一说,我反而成了无理的了。”

      我说:“即使按照你的逻辑推理看,你也没有理由来讨公道。第一,你否定了樊弓的论点,但没有问他理由,也没有让他答辩。同理而论,我们的征文否定了你的观点,也可以不给出理由,也用不着听你的答辩。第二,你认为我们批判了你的观点,对你不好。这也错了,因为‘有它不好的一面,肯定有它好的一面。’”。

                教授:“好啦,好啦。我也给你绕糊涂了。我也不想讨公道了。不打不成交。我希望咱们可以继续深入地探讨辩证法和智慧学的关系。”

                我说:“您可真是一位豁达大度的长者。这方面咱们可以讨论的话题很多。”                                                                                                        

教授说:“那你来给我演示一下,你们智慧学家是如何讲授辩证法的。还用樊弓放的那个屁为主题。”

我说:“那当然可以,不过,今天也不早了。改日再谈吧。下次,你把樊弓那个后生一起叫来。我还需要了解一下当天发生的一些具体情况。”

教授:“哈哈。这又是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好的。今天就此告辞。”

双方告别。与辩证法教授的第二次交流到此结束。(本文场景纯属虚构,读者请悟其中之理,勿住其相。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7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